欢迎访问江西顾特乐精藏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化腐朽为神奇,变阴影为阳光—顾特乐公司对殡葬文化的看法

2015-05-20 09:58:09 jxgoodle 67
在某种意义上,大多数现代人的一生是从“篮子”(摇篮)里走到“盒子”(骨灰盒)里。也就需要骨灰盒存放架。尽管人的寿命是有长短的,但死亡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加以改写的结局。《红楼梦》说:“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遗憾的是,大部分现代人死后恐怕连“土馒头”(坟墓)也“住”不起了。由于土地紧俏,市民们普遍担心今后会“死无葬身之地”。但是随着新中国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环保观念也提高,火葬也流行起来。因此也可以存放到骨灰盒里面,这里也就需要骨灰盒存放架了。
记得法国国王路易十五曾经说过:“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在他看来,只要自己死了,这个世界就与自己再无任何意义关系了。路易十五把自己的死亡仅仅理解为自己个人的事情,一方面反映出他的极端自私自利的性格,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他对死亡的无知。中国人说“牵一发而动全身”,其实,在通常的情况下,一个人的死亡会“牵一发而动六身”:
其一,在一般的情况下,死者在未死之前,总会有未了的心愿。只要濒死者的未了的心愿是合理的,尽可能地满足这些心愿,就是活着的人应尽的义务。这也正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终极关怀”的一项基本内容。中国人的谚语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这一说法也有很多例外。比如,鲁迅先生在临死时就表示,对自己的敌人一个也不宽恕。这表明,鲁迅的性格乃是一个斗士的性格。《儒林外史》写到一个十分吝啬的员外,处于濒死状态时,迟迟不肯合上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眼前的油灯中竟点着两根灯芯,多么浪费!一旦其中的一根灯芯被剔掉了,他就安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尽管这个员外的未了的心愿是如此微不足道,但它毕竟是一个人的心愿。就像《圣经》里所说的:“虽然我是尘土,我还能对主说话。”
其二,一个人的死亡会在直系亲属乃至整个家族中发生重大的影响。如果说,一个涉世不深的青年人的夭折会引起直系亲属的巨大悲痛,那么,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年人的逝世则会引起整个家族的震撼。不管如何,死亡本身不是死者的不幸,而是生者的不幸。因为惟有生者才具有自己的感受能力。无论是传说中哭倒长城的孟姜女,还是为父申冤的窦娥,都体现出死者在生者心灵中留下的巨大的精神空间。假如说,濒死者肉体上的死亡在瞬间就可以完成,那么,死者在生者精神中的死亡却可能表现为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每一次的死亡在亲友中都表现为一个重大的事件。
其三,一个人的死亡也会在情人、朋友、同事的心灵中激起重大的反应。列夫·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尼娜就试图以自己的死亡来惩罚渥伦斯基。因为在通常的情况下,人们总是轻视自己拥有的东西,重视自己即将失去或已经失去的东西,在感情上也是如此。无庸讳言,一个人的死亡会在活着的人的心中造成巨大的,甚至无法弥补的精神空缺和心灵创伤。尽管追悼会、追思会和守灵仪式在一定程度上会淡化生者对死者的思念和负罪感,但这种思念和负罪感却决不会轻易地消失。
其四,对一个死者的祭祀和纪念,不仅关系到亲属、情人、朋友和同事的精神寄托,也关系到一个民族的文化传承和人文关切。就此而言,土葬和墓地起着十分重要的文化传承的作用。无论是埃及的金字塔,还是印度的泰姬陵,无论是莫斯科的新处女地公墓,还是法国的拉雪兹公墓,无论是中国的秦始皇陵,还是美国的阿灵顿公墓,无论是希腊迈锡尼的阿伽门侬陵墓,还是英国的海格特公墓,都以其耸立的墓碑、常青的松柏和常常更新的鲜花,默默地倾诉着一个民族的历史,传递着一种文明的兴衰。事实上,现代人与古代人之间不仅存在着物质上的联系,就像人们在博物馆里见到的石斧、骨针和陶器一样,也存在着精神上的关联,宛如人们在瞻仰陵墓、浏览族谱和解读历史人物的文本时所感受到的那样。其实,这里不仅有祖先崇拜,有宗族延续,有情感寄托,更有人文精神的绵延和历史文化的传承。
其五,通过对死者的多种方式的纪念和缅怀,大大地促进了社会的安定和和谐。按照统计资料,中国每年约有800万人死亡,如果每个死者牵连到8个生者的话,每年就有6400万人卷入到丧事中。在某种意义上,每个人的死亡都可以理解为一次大小不等的“地震”,围绕着这一“地震”,生者与死者、前人与后人、亲人与朋友、权利与责任、环境与资源等一系列关系也为之而展开。假如每个死者的丧事都能够在尽善尽美的状态下演绎,那该避免多少矛盾和冲突。
其六,每个死者遗体的处理、灵魂的安顿和对骨灰的保存方式都会牵涉到从事殡葬业的群体。迄今为止,这个群体的存在和发展一直处于边缘化的状态下,它不但受到漠视、鄙视,甚至受到歧视,仿佛对死者及其家属的终极关怀不是一项神圣的事业,而是一个低贱的行当,仿佛歧视者可以永葆青春,死亡永远不会降临到他们身上似的!正是这种普遍的行业歧视倾向的存在,不但使殡葬业的人才难以得到积聚,而且也使这方面的工作长期处于无政府主义的状态下。
从上面的叙述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死亡并不纯然是他个人的事情,而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关系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这个意义上,殡葬乃是一个有巨大发展潜力的、宏大的事业。那么,如何才能变消极为积极,使我国的殡葬事业走上健康的轨道呢?我想提出的口号是:“珍惜生命,关怀临终,因势利导,造福人类。”这个口号具体地表现为以下“四化”:
一是“化抱怨为引导”。以往人们总是对殡葬行业中存在的暴利和混乱的状态进行抱怨。无论是清明前后,还是冬至左右,大众媒体总是一个劲地批评殡葬业中出现的种种不健康的现象,以至于殡葬业竟成了一个谁也离不开,而谁都可以加以唾弃的行业,而政府的相关部门也倾向于以传统的“管卡压”的方式来管理它。其实,这里需要的是整个思维方式上的根本性转变,那就是“化消极的抱怨为积极的引导”,以传承文化、贯彻人文关怀为宗旨,以市场经济为杠杆,努力适应殡葬业的多元化的发展方向,以满足人民群众合理的、健康的消费愿望。
二是“化哀思为动力”。在一般的情况下,一个人的死亡总会在周围的人中间激起巨大的反响和久远的哀思。如何使死者的亲友尽快地走出精神上的阴影,这是殡葬从业人员在工作中应该努力加以实现的目标。当然,化哀思为动力并不仅仅是殡葬从业人员的事情,也是哀思者自己应该努力达到的目标。然而,无论如何,在办丧事的过程中,殡葬从业人员的素质、态度和情绪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在殡葬从业人员的心目中,不应该把办丧事仅仅理解为市场上的经营行为,而应该把它们理解为一种特殊的人文关怀活动。在这样的活动中,营造一种温馨的气氛,体现一种深切的关爱,表达一种由衷的同情,建立一种真诚的友谊,常常会形成无形的精神力量,引导死者的亲友尽快走出精神的阴影,回到生活的阳光中。
三是“化腐朽为神奇”。一谈起死者、遗体、骨灰、太平间、墓地,人们常常会联想起腐烂、不洁和恐怖,甚至会表现出极度厌恶的情绪。长期以来,社会上对殡葬行业和从业人员采取了普遍歧视的态度,从威斯汀酒店试图解除殡葬会议在它那里举行的合同这一现象就可以看出,这种戒备的、冷漠的、歧视的倾向有多么严重。如何化腐朽为神奇,减少死亡和墓地在人们心中留下的阴森可怖的印象?我认为,福寿园在这方面创造了值得推广的经验。通过园林化、人文化和艺术化这样的做法,福寿园完全改变了墓地在人们的心目中留下的传统印象,使之成为可供人们瞻仰并接受教育的文化旅游胜地。同样地,星星港的开辟,也充分体现出福寿园对失去孩子的家庭的深切关怀。所有这一切都向人们展示了一种可能性,即以人文精神为导引的、经心打造的殡葬业完全可以成为阳光产业。
四是“化无序为和谐”。由于政府相关部门对殡葬业采取的“敬而远之”的态度,相关的政策和措施迟迟得不到落实,殡葬业从业人员的素质和队伍也得不到相应的提升和改造。而少数不法分子和不法团体则乘机大发“死人财”,使不少地方的殡葬活动呈现出无政府主义的状态,而种种迷信也乘隙而起,不但加重了丧家的经济负担,也进一步恶化了社会的不安定局面。显然,只要政府的相关部门实现了对殡葬活动的人性化的管理,只要相关的政策和措施规范了人们在殡葬活动中的合理的消费,濒死者就能及时地得到终极关怀,死者的亲朋也能较快地走出丧事的阴影。
   江西顾特乐精藏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富有务实创新精神的专门生产骨灰盒存放架、牌位架和佛龛等系列产品的专业企业,所生产的组合式骨灰盒存放架系列产品获国家多项发明专利。产品用材上乘,做工考究,款式典雅,货真价实,物美价廉,有口皆碑。骨灰存放架面板选用品牌电泳铝合金,箱体选用优质冷轧镀锌板。使用年限50年以上。骨灰存放架架体采用组合式结构,架体牢固,安装快捷。